美国服务器

起底美国人口贩运罪行

  起底美国人口贩运罪行(望海楼)

  要论世界“驰名双标”,非美国莫属。抱着本国依靠贩奴勾当起家、持续放纵人口贩运的一大摞罪状本,却对别国指手画脚、污蔑抹黑,妄想充当“人权判官”,美国的“迷之自信”让人啼笑皆非。

  既然美国总是无法正确认识自己,不如读读中国媒体发布的《罄竹难书!美国人口贩运罪行史话》一文,或许有助于其重新认清自身犯下的人权罪行——

  美国人口贩运罪行由来已久。从1619年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北美大陆开始,人口贩运的罪恶便渗透进美国的血液之中,至今仍在流淌。1776年,当美国的建国精英们将“人人生而平等”写入《独立宣言》时,他们中的不少人却是压迫奴隶的奴隶主;1860年,在美国禁止从非洲运送奴隶50多年后,“克洛蒂尔达”号帆船载着100多名“被捕获的非洲人”悄悄驶在美国东南部的莫比尔河上;1921年,塔尔萨种族大屠杀在一夜之间摧毁了“黑人华尔街”,留下的创伤在100年后依旧无法愈合;2004年美国国务院公开承认,每年被贩卖至美国的人口在1.45万至1.75万左右;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人口贩运案件1883宗,比前一年多出500多宗……

  在所谓的“山巅之城”,奴隶制虽已被废除150多年,但无数鲜活的生命仍然被贩卖、被奴役、被强迫劳动,全无人权与尊严,其处境之悲惨与400多年前的黑奴别无二致。

  美国人口贩运罪行荼毒广泛。一串触目惊心的数据拼凑出一幅血腥残暴的画面:近5年来,美国50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均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卖案;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达10万,其中大多数来自包括印度、墨西哥、越南和非洲、中南美洲多国在内的近40个国家;2015至2017年,“美国反人口贩运热线”接到2000余例针对残疾人的人口贩运举报信息;根据美国反人口贩卖组织“递送基金会”2020年发布的报告,美国每年有1.5万至5万名妇女和儿童被迫成为性奴……

  冰冷数字的背后,是本该拥有平等自由的人们,因为美国国内立法不全、执法不严、打击不力的种种漏洞,而掉入人口贩运的陷阱。在所谓的“人权灯塔”之国,目之所及尽是被刻意忽视的“灯下黑”。

  美国人口贩运罪行趋于隐蔽。近年来,借助互联网,人口贩卖者的拉客方式更加隐蔽,也更易逃避追踪。全美失踪和受虐儿童中心统计表明,美国每年至少15万名儿童被逼性交易,其中80%通过色情网站完成交易。同时,美国的强迫劳动问题主要集中在家政、农业、工业、色情业等,而美国法律很少要求或者不要求对这些领域的工作条件进行监管。以农场工人为例,他们往往在没有医疗保险、病假、养老金或工作保障的情况下工作。

  对美国来说,自身人口贩运的历史有多黑暗、现状有多糟糕,理当心知肚明。可笑的是,面对一条条“洗不白”的“黑记录”,一桩桩铁铮铮的罪证,美国竟强行扮演“道德标兵”,在精心炮制的贩运人口报告中,将自己和几个同样劣迹斑斑的盟友列入“表现最好的第一类名单”。美国这样恬不知耻地自吹自擂的卑劣做法,已经到了令人作呕的地步。

  更为恶劣的是,美国不把精力用于反躬自省的正事上,反倒在世界各地充当“人权教师爷”,恶意给他国泼脏水、编罪状,甚至利用人权借口干涉他国内政、拉帮结派、操纵国际舆论,这一套“双重标准”让世界各国嗤之以鼻。

  究竟谁在纵容人口贩卖,谁是强迫劳动的反人类罪犯?公理自在人心。作为强迫劳动、奴役受害者的来源国、中转国和目的地国,美国早该明白,要想真正赢得世界尊重,应当立即停止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错误言行,扯下人权幌子,撕下道德遮羞布,对自身的滔滔罪行进行一次最彻底的忏悔与反省。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

  严 瑜

  严 瑜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