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翟崑:美国印太战略的网很大,漏洞也多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8月下旬访问新加坡、越南,是拜登总统上台以来美国对东南亚最重要的一次访问。之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东盟各国外长举行视频会议,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新加坡。由此可见东南亚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重要性。

  如果把眼光放远,哈里斯的东南亚之行继承了奥巴马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延续了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正在形成拜登的印太战略。哈里斯本人印度裔美国副总统的身份,似乎也能加强印太朋友圈的一点认同。从奥巴马到现在,美国在本地区走了十几年,屡被打断,相当艰难。这次访问的时机也能说明美国印太战略的艰辛。美国在阿富汗坚决撤军的同时,集中进入东南亚,一出一进,布局印太战略的意图十分清晰。那么,到哈里斯访问新加坡和越南,美国的印太战略布局完成到什么程度了呢?应该说,美国的印太战略体系的布局已经接近完成一轮,声势很大,但成效还很难说。安全上,公开散播中国对东南亚的威胁,挑拨南海争端,试图为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寻找潜在的东南亚新帮手。但是,新加坡和越南的反应都很谨慎。经济上,美国在东南亚的议题包括是否加入CPTPP、倡导印太数字经济规则,继续推进对抗“一带一路”的蓝点网络计划,希望东盟国家与中国脱钩断链。但对这些关键问题,新加坡、越南等国的回应非常谨慎。

  美国高度重视在东南亚布局印太战略,意在系统构建建立针对中国的敌意网络。美国认识到已不可能主导本地区事务,得借助盟友的力量,并且扩大朋友圈。其朋友圈不一定都是盟友,但要广交朋友,结成以自己为核心的网络。这个网络最核心的部分仍然是与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军事同盟网络;修复与泰国和菲律宾的非北约军事盟友的关系;横向建立完善美日印澳四边机制;同时拉拢东盟国家或成为网络的核心成员,或者与美国走得更近而不是与中国越走越近。在此过程中,美国也尝试建立这个网络新的规则和秩序,比如基于规则的秩序,从数字安全和数字经济入手,抢占印太地区新兴领域秩序规则的主动性和主导权。由此来看,尽管国内外疑难杂症缠身,美国高层还是在印太战略倾注了很大的精力。国务卿和防长已经做了部分工作,哈里斯则来抓重点,把整个网络给拉起来。

  从现在到年底,美国的印太网络构建仍会持续,其中有两个多边的指标值得注意。第一个是年底召开的APEC会议。这是美国具有长久影响力的地区经济合作组织,适合美国在本地区发表主张,宣示成果。第二个对东盟国家来说更重要,就是年底由东盟主办的东亚峰会。东亚峰会是东盟主导的一个战略对话平台,成员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印度、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涵盖亚太和印太主要国家。奥巴马时期,美国加入东亚峰会。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东亚峰会并不上心,东盟国家对此非常不满。如今,美国政府三大员在东南亚地区接力建网,要赢得当地民心,东亚峰会是万万绕不开的。不妨大胆预测,美国参与东亚峰会,并提高参加东亚峰会的级别到副总统或总统的级别,以显示美国在本地区拜码头、交朋友的诚意。因此,如果年底的东亚峰会以线上形式召开的话,美国参会的规格可能至少要高于特朗普时期,不排除哈里斯或者拜登亲自出面。美国只有参与这两个多边合作平台,才意味着拜登的印太战略在其执政第一年走完第一轮,开启第二轮。拜登能否在东亚峰会露面,肯定是东盟国家测试美国诚意的风向标。

  那么,东盟对美国的印太网络的接受度如何呢?应该说,东盟只能是部分接受美国的印太战略尤其是印太网络,指望东盟完全接受针对中国的敌意网络是不太可能的。

  东盟亚国家并不愿意选边站,而是成为大家共同的朋友。即便是被视为印太战略重点国家的新加坡、越南,也很难接受选边站队。这在此次访问中两国领导人的讲话中看得很清楚。比如,李显龙总理这两年多次明确主张不选边。泰国、菲律宾的军事盟友关系在过去几年明显疏远,恢复起来仍要花很多精力,并不是几句战略政策上的豪言壮语能够解决的。印尼、马来西亚一向有战略自主性,并不会轻易跟随。柬埔寨、老挝、缅甸是三个与中国建立命运共同体的国家,分化瓦解的战略成本和道义成本都很高。因此,在美国视野下的东盟十国,仍然是一盘难以聚集的散沙,面临战略重要性急剧上升,而战略关注和投入多点分散的矛盾。

  东盟作为一个整体,目的是与各大国都形成良好关系,广结善缘,相互制衡,其构建的不是敌意网络而善意网络。第一,在东盟主导的东亚合作网络内,美国一方面受到欢迎,另一方面也面临很多“善意制约”。东亚峰会平台本质上必须是个团结而非分裂的平台。美国想在这个网络中切割中国就不符合东盟的战略利益。东亚峰会因为中美矛盾而分裂或崩盘,东盟在东亚峰会中的合法性就没了。第二,东盟要维护在东亚合作尤其是东亚峰会中的中心性地位,会限制美国主导该平台,甚至是整编该平台的冲动。东亚峰会只是美国印太战略网络可资利用的一部分。美国如果要利用东亚峰会平台,总是不由自主地试图主导,东盟必须要克制美国的冲动,否则就会失去中心性地位。第三,东盟还要尝试在东亚峰会的框架内沟通中美。两国都在东亚峰会的平台内,都是东盟的战略合作伙伴,都尊重东盟的中心地位,也都理解或支持东盟为构建新的印太秩序而倡导的“东盟印太展望”。因此,东盟希望两国都能遵守该平台的规则。第四,东盟一直防范美国主导构建的印太战略网络会冲击自己在本地区的地位。从奥巴马、特朗普到拜登,都要主导本地区秩序构建,这必然会影响东盟的地位。当年奥巴马搞TPP就直接冲击了东盟主导的东亚合作进程。拜登要主导印太地区的数字规则秩序,也会冲击东盟利益。第五,美国历来的政策也多呈现口惠而实不至的特点。比如,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美国提出不少计划,但东南亚国家还是觉得中国的互联互通更靠谱。

  因此,美国通过印太战略与东盟加强关系是事实,但很难让东盟在其印太战略的网络中发挥遏制中国的作用。

  (作者:翟崑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北大国际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来源:中国日报网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