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情报界开大会,CIA副局长科恩提醒“不应只盯着中国”

  (观察者网 讯)

  美国情报间谍机构“转向中国”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今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就曾宣布将成立 “中国任务中心”以应对中国威胁。

  就在上月末,至少有47名现任和前任美国重量级情报官员凑到一起,举办了本年度“暗号摘要”(Cipher Brief)情报会议。会上,他们罕见地公开谈及所谓“最紧迫的国安威胁”,即“中国”。

  不过美媒近日披露,当时会上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对于“转向中国可能导致美国忽视世界上其他冲突爆发点”的担忧,CIA的2号人物、副局长大卫·科恩(David Cohen)提醒称,“我们是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不是‘中国情报局’(China Intelligence Agency)。”

  此外,会上还讨论了“渗透中国”、“运用AI等间谍新技术”等议题,也有情报人员好似“肌肉记忆”般“反咬一口”,称要在学术界警惕“中国的渗透”。

<a href=美国情报界开大会,CIA副局长科恩提醒“不应只盯着中国””/>资料图:CIA“2号人物”科恩 图自《耶路撒冷邮报

  “第三个情报时代”

  根据本次情报会议日程显示,其举办日期为10月24日至26日,出席会议的仅限为“情报界的专业人士”,其中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美国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美国国家反恐中心 (NCTC)、学者、现任政府官员等至少47名美国情报界的重量级人士。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本月16日报道称,在这次线上会议中,这些情报官员大谈所谓“中国针对美国的大型间谍活动所带来的挑战”。报道称,美国间谍们聚集起来公开讨论“最紧迫的国家安全威胁”是“非常罕见的”。

  以视频方式参会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尔·海登给这次会议定下了中心议题——就是“China”(中国),现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回应称“好的,我明白了”。

  报道称,过去几十年中,美国情报界先是“照顾”苏联,而在“911”事件后又把中东恐怖主义当作首要任务。现如今,美国情报界宣布“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开始”。

  “我称之为第三个情报时代”,前美国国家情报局首席副总监苏·戈登认为,美国此前反恐反得“昏了头”(stupor),现如今苏醒过来时“已是数字化时代”。“中国崛起恰恰就发生在(美国昏头的)那些年,要不我们怎么会在这讨论大国竞争。”

  报道称,CIA局长伯恩斯似乎认可了上述说法。

<a href=美国情报界开大会,CIA副局长科恩提醒“不应只盯着中国””/>资料图:CIA局长伯恩斯 图自澎湃影像

  “咱是中央情报局,不是中国情报局”

  “中国近期在尖端武器试验方面似乎出乎美国预料,在AI(人工智能)等尖端技术方面,双方也在持续竞争”,报道称,中方还越来越频繁地“谈及自身日益增长的全球影响力”以及“美国衰落”。

  在此情况下,CIA的2号人物科恩认为,在当今形势下他们逐渐意识到,需要加大对华“工作”力度。

  不过,也有批评人士对此称,声声不绝的“中国威胁”警告可能会加剧美中紧张关系,并且还将导致“美国忽视俄罗斯、伊朗、朝鲜等世界上其它潜在冲突的爆发点”。

  科恩随即赶紧回应称,“我们是中央情报局,不是‘中国情报局’。”——二者首字母缩写均为“CIA”。

  即便如此,报道也认为,这次会议还是生动形象地展示了“美国情报界是如何转向中国的”。

  中国这个“难以监视的目标”

  “美国希望搜集更多关于中国的情报,但却很难做到。”报道称,在此情况下,这群人建议培养“了解掌握中国文化、语言和政治的谍报人员”。

  前CIA官员、现为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负责情报项目的保罗·科尔贝(Paul Kolbe)直截了当地提到,“你无法像按开关一样指望着突然可以拥有稳定的、能深度渗透到中国政府内部的线报渠道。(美国)必须培养懂汉语、懂中国文化的间谍,这样才能(与上述渠道)建立所需的深度信任。”

<a href=美国情报界开大会,CIA副局长科恩提醒“不应只盯着中国””/>直言不讳的科尔贝 图自哈佛大学网站

  而在CIA工作了35年的辛西娅·斯特兰德(Cynthia Strand)认为,美方需要培养既懂普通话,又会AI技术的“复合型间谍”。

  “想象一下,如果你手下有一大群这样优秀的实习生,他们便可做简单的任务”,她说道,这样就可以把要求更高的任务留给身经百战的“老狐狸们”。

  她还一再强调AI技术的不断进步在情报领域内的重要作用。

  除此之外,这群间谍还摆出了副“恐华症”的样子,大肆渲染所谓“中国监视美国的手段”,并称即使是处于巅峰时期的苏联“也没有像中国现在这样对美进行全面监视”。

  学术界便成了他们口中的例子。报道称,新冠疫情之前,许多高科技领域的中国学者和学生在美国大学参与重要研究。

  “学术界尤其重视分享,(在分享成果方面)通常不愿意加以限制。”专注于对华情报工作的前官员安娜·普利西(Anna Puglisi)借此发挥称,此前美国情报界受到了学术界的“阻力”,因为(许多学者)会说“这是开放性的研究”。

  接着,她还提醒学术界“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近年来,美国政府部门及其各机构已相继成立了多个针对中国的情报组织。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在10月表示,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的表现。美方有关部门应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和中美关系,停止做损害中美两国互信合作和中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事。

  此外,还有美国审查过机密文件的情报官员本月对美媒透露称,“美国政府没想到香港问题能这么快解决,同时美国间谍网络受到巨大破坏,也越来越难以渗透中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