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去年,一群时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开着卡车,挥舞着MAGA的旗帜在德州中部的一条高速公路上包围并骚扰了拜登的竞选巴士,导致其取消了部分竞选活动。

  本周五(10月29日),竞选国会的德州前参议员温迪·戴维斯(Wendy Davis)和其他三名民主党人共同发起了诉讼,将德州圣马科斯(San Marcos)警方告上了法庭,指控其当时接到民主党竞选者和乘客的报警后,拒绝提供帮助,并声称因该事件而遭受持续的心理和情感伤害,要求赔偿。

  被起诉的是圣马科斯公共安全主管蔡斯·斯塔普 (Chase Stapp)、当天值班的警察马修·丹泽尔 (Matthew Daenzer)、助理警察局长布兰登·温肯韦德(Brandon Winkenwerder)和圣马科斯市。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诉讼称,执法人员拒绝帮助,违反了1871年的《三K党法案》,因为他们知道“暴力政治恐吓行为”,但没有采取适当措施阻止特朗普的支持者恐吓选民。《三K党法案》最初旨在制止针对黑人的政治暴力。

  他们还发起了第二起诉讼,针对一群据称骚扰并跟踪公交车的特朗普支持者。诉讼称,包围巴士的特朗普支持者组织也违反了《三K党法案》和德州法律,组织了一场“出于政治动机的阴谋,扰乱竞选活动并恐吓其支持者”。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拜登巴士与特朗普支持者之间的这场对抗发生在去年10月底,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后成为全国性新闻,当时两位总统竞选人在德州展开激烈竞争。这起事件中,双方至少发生了一次轻微碰撞,导致民主党以“安全问题”为由取消了在德州中部举行的三场预定的竞选活动。

  诉讼称,当地警方接到了多次报案,称拜登巴士在前往圣马科斯德州州立大学的竞选站时被特朗普的支持者跟踪。虽然公共安全主管蔡斯告诉拜登的支持者,圣马科斯警方会派人支援,但他没有下令护送。

  他将信息发送给了助理警察局长温肯韦德。但温肯韦德也没有下令护送或协助,他告诉警察“密切巡逻”大学附近的区域。

  当拜登巴士进入圣马科斯的管辖范围时,911调度员试图让圣马科斯警方沿35号州际公路提供护送。

  911调度员打电话给当天值班警察丹泽尔,根据录音显示,丹泽尔接到911的电话后笑了,还说:“我对这样的要求感到非常恼火” 。

  调度员说,特朗普支持者的车辆在拜登巴士前后来回切入,将它速度逼慢到每小时20或30英里,“他们希望你们做出回应以提供帮助”。

  “不,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会‘近距离巡逻’,但我们不会护送巴士,”丹泽尔回应道。

  记录显示,911调度员传递了有关拜登竞选工作人员所表达的危险信息。丹泽尔说拜登巴士应该“防御性驾驶,它会很棒”。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之后,调度员重新与拜登的工作人员通了电话,并告诉他不会有人护送,如果觉得危险或生命受到威胁,请再给911回电。

  “你在逗我吗,女士?”工作人员回应说“他们多次以车辆相撞威胁我的生命”,然后他再次要求护送。

  调度员重申,警察会在那里监视交通违规行为,但不会有人护送,并表示该决定是由一名高级警官做出的。诉讼称这个高级警官是助理警察局长温肯韦德。

  圣马科斯警方陆续还接到了一些其他目击者的911电话,报告特朗普支持者在I-35公路上鲁莽驾驶,但依然没有派人护送。

  公共汽车上的人声称,由于没有警察,特朗普的支持者变得更加咄咄逼人。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的卡车与拜登竞选工作人员驾驶的白色SUV发生了碰撞。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尽管原告和其他人多次拨打求助电话,但在穿过圣马科斯的主要高速公路上行驶大约30分钟的时间里,没有来自圣马科斯的警察或任何其他警车出现在视线范围内。不在高速公路的上下口,也不在路两侧,”起诉文件中写道。

  最后,拜登竞选团队决定取消在圣马科斯的活动,向北开往奥斯汀。但特朗普的支持们依然继续尾随。

  直到下午3点46分,竞选巴士到达凯尔市(Kyle)后,车上人员的电话被转移到了该市警察局。这才来了一名警察进行了护送,特朗普的支持者才暂时离开了他们。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但当离开特拉维斯县,警察结束护送后,特朗普支持者的卡车又“恢复了他们的危险行为”。直到竞选巴士抵达奥斯汀的竞选站。

  由于安全原因,拜登竞选团队取消了多项活动。

  另一名原告埃里克·塞尔维尼 (Eric Cervini) 是当时的竞选志愿者,他当时在圣马科斯的活动地点等待竞选巴士。文件称,他通知现场的市警局副手科尔·斯塔普(Cole Stapp),该活动已取消,并告诉他“真的可以提供帮助”。

  科尔告诉塞尔维尼,如果需要紧急服务,巴士上的人应该拨打911。塞尔维尼说巴士已经拨打了911并分享了确切位置,科尔指出巴士就在警察总部附近。

  根据另一份录音,当科尔拨打911告知圣马科斯的拜登竞选活动被取消时,他也没有提巴士需要帮助的信息。

  根据诉讼文件,一些拒绝提供援助的圣马科斯警察之间还互相发短信拿这起事件开玩笑。一个据称包括温肯韦德在内的圣马科斯官员之间的群发短信中,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将巴士上的民主党人称为“智障”。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诉讼称,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天里,“官员们意识到在圣马科斯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导致政治和法律后果,在内部电子邮件中称该事件是‘崩溃’的,并为一场‘政治风暴’做好了准备。”

  诉讼还称,丹泽尔试图在他的报告中淡化其部门的行为,称“由于人员配备问题、缺乏计划时间以及对路线缺乏了解,我们无法提供护送。”

  圣马科斯市的一位发言人辩解称,警方回应了协助巴士的请求,但交通阻止警察在巴士离开市区之前赶上。蔡斯在一份声明中说,“竞选活动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在活动开始前请求圣马科斯警察局提供帮助,以便我们对请求进行评估和准备”。

  在这起诉讼之外,没有人因这起事件受到指控,但联邦调查局去年11月宣布,他们已对涉嫌骚扰展开调查。

  当时的总统特朗普对联邦调查局的调查进行了批评,并在一条推文中写道“我爱德克萨斯!”

<a href=美国德州警察被起诉:去年拒绝护送被川粉包围的拜登竞选巴士”/>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