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原标题:世界周刊丨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美军赶在8月31日这一最后期限到来前,完成了从阿富汗的撤离。自此,因美军撤离而在喀布尔机场持续了近两周的大混乱终于告一段落。这也是近20年来,阿富汗境内首次没有了外国驻军。塔利班发言人纳伊姆对此表示,“这是阿富汗人浴血奋战20年换来的结果,也意味着阿富汗翻开了新的篇章。”

  当地时间8月30日23点59分,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美军第82空降师的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一路小跑,赶在“最后期限”前登上了一架美C17运输机。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随后,这张照片迅速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蹿红。多纳休不仅由此成为了20年战争中最后一名撤足阿富汗土地的美国军人,也象征着美国攻占阿富汗的结局以“逃跑”而告终。

  与此同时,塔利班燃放起烟花、长时间地鸣枪以示庆祝。

  8月26日,至少13名美军士兵在执行保护喀布尔机场的任务时被ISIS-K,也就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发动的自杀式爆炸袭击炸死,另有18名美军士兵被炸伤。

  据美国国防部掌握的情报,大量美军聚集的喀布尔机场正在成为极端组织打击的目标。20岁的美国大兵赖利·麦科勒姆便是阵亡者之一。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这是赖利第一次执行海外军事任务,他的妻子即将在9月临盆。而随着两周前总统拜登敲定了最后的撤军期限,赖利被紧急派往喀布尔。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29日,赖利和战友的灵柩被运抵美国特拉华州多佛空军基地。在此次任务中牺牲的美军家属获得了美国总统拜登和第一夫人的接见。然而,在这场遗体接收仪式上,拜登不断查看手表的举动引发了现场军属的强烈不满。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在喀布尔机场阵亡的美海军陆战队上士胡佛的父亲表示,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尊重他人的行为。赖利的母亲则对拜登爆了“粗口”。

  此前的8月22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场长达20年的战争已经造成2448名美国人死亡,20722人受伤。如今,伤亡数字还要增加。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据CNN报道,发生在8月26日的袭击是自2020年2月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达成和谈协议以来、美军在阿富汗的首次伤亡,也是近十年来美军在该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致命事件。然而事实上,阿富汗“最后的遇害者”却是美军在撤离前,针对阿富汗平民的暴行造成的。

  29日,美军认为喀布尔居民区的一辆汽车可能对机场造成重大威胁,随即下令无人机对这辆疑似“执行自杀炸弹袭击的车辆”进行打击。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报道,该袭击最终导致10名阿富汗平民死亡,其中包括6名儿童。遇难者的家属表示,美军的无人机根本是炸错了人。30日,在五角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军方发言人却刻意回避美军屠杀平民的罪行。这不由得使人想起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珍妮怒斥拜登的一幕。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而在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看来,来自“巴基斯坦塔利班”中的“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ISIS-K的袭击,使阿富汗的局势更为复杂。

  据路透社援引安全事务专家的分析,“巴基斯坦塔利班”,简称“巴塔”,与“阿富汗塔利班”,简称“阿塔”,是性质不同的两个组织。而最近活跃的“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大部分是被巴基斯坦安全部队驱逐的“巴基斯坦塔利班中的极端分子”,这些从“巴塔”分裂出来的极端分子一方面向“伊斯兰国”残余势力“投诚效忠”,另一方面开始跨越边境进入阿富汗,与阿富汗塔利班展开争夺。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联合国安理会今年6月的一份报告指出,仅在阿富汗的楠格哈尔和库纳尔省就有至少2200名ISIS-K的核心战斗人员。而自成立以来,ISIS-K便与阿富汗塔利班在资源、领土以及意识形态上成为“敌人”。而在美军撤离后,缺乏目标的ISIS-K势必将阿富汗塔利班作为下一步的打击对象。

  而当初以“反恐”为名介入阿富汗的美国此刻却打起了“坐山观虎斗”的如意算盘。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这不由得使人想起当年基地组织的崛起,实际上就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反苏“自由战士”,借助激进分子的力量打击冷战时期的竞争对手苏联。而在叙利亚战争期间,美国又故技重演,放手让“伊斯兰国”做大,那么ISIS-K是否会成为第二个“基地组织”呢?

  不过,《今日美国》注意到,近期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ISIS-K针对美军的袭击使美国必须有所回应。实际上,早在2015年,ISIS-K的头目哈菲兹·汗便已效忠当时的“ISIS”头目巴格达迪。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对此,曾效力于两届美国政府的中情局前情报官员普莱斯的话耐人寻味:“此时此刻,特别适合引用丘吉尔的一句名言,‘如果希特勒进攻地狱,那么我们将会与魔鬼联手’。”

  然而,在美军撤离后,留下的只是一地狼藉。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应塔利班的要求,卡塔尔和土耳其的技术人员已于本周抵达喀布尔,帮助恢复机场的运转。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在《卫报》看来,如今摆在塔利班面前的是如何挽救濒临崩溃的经济的现实难题。

  据阿富汗黎明电视台27日报道,由于过去20年,近80%的阿富汗政府预算是美国和国际组织所提供的,目前这些资金和阿富汗近95亿美元的国家储备金都被美国冻结。眼下塔利班手中只有约16亿美元的预算,而仅完成喀布尔机场维修的一项开支,就需至少3亿美元。9月1日,一名联合国高级官员发出警告,称阿富汗可能在一个月内陷入食品危机。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无论从近期还是远期来看,阿富汗塔利班仍然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而在美国国内,拜登政府也由于这次糟糕的撤军而面临各种压力。美国该如何收拾一地鸡毛?这可能并不是随着“最后期限”的到来就能解决的问题。

  福克斯新闻注意到,自拜登为阿富汗撤军设下最后期限以来,共和党人便掀起了一波“反拜登浪潮”。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截至8月29日,已有50余名共和党议员及前政府官员、针对拜登在阿富汗撤军行动中的“糟糕”表现,要求其辞职或被弹劾。

  据《纽约邮报》30日报道,已有近90名前美军的高级别官员签署了一份公开信,要求现任美国防长奥斯汀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辞职。而8月31日,一段拜登和阿富汗总统加尼间长约14分钟的通话文稿横空出世。通话的发生日期为7月23日,正是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前,拜登与加尼间的最后一次通话。拜登在通话中试图让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居中调停,但加尼表示,卡尔扎伊此前拒绝参与,还大骂自己是美国的“走狗”。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值得注意的是,1994年,因不满军阀混战的局面,卡尔扎伊曾在自己的家乡坎大哈短暂加入过刚兴起的塔利班。而2005年5月,当卡尔扎伊访问白宫时,曾要求对驻阿美军拥有更多控制权,但遭到小布什的拒绝。

  2021年8月24日,据阿富汗《喀布尔新闻》报道,卡尔扎伊已入选塔利班组建的“12人的委员会”。更令人尴尬的是,8月2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搞错了吐槽对象。

  路透社表示,被曝光的通话记录文稿是从某位“匿名消息人士”处获得。而在福克斯新闻网看来,此时这位“深喉”爆出“绝密通话”。似乎是想提醒公众: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而事实上,“人心散了”也不只发生在阿富汗。在8月31日这一最后期限,在美国国会、军方、甚至白宫内部均引发过争议。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美军阿富汗总指挥官麦肯齐、均在撤军前建议过拜登在阿富汗保留一支约2500人的军队,同时通过外交手段达成某种协议,以此来给美军在阿富汗的存在“续命”。但在美国政客新闻网看来,拜登作为政治人物,有责任把他的承诺“兑现”。

  而“一心扑在竞选上”的美国政客们为了拉拢选民,也给自己设置了太多的“最后期限”。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根据拜登的“梦想时间表”:

  2021年5月,美国警察系统的改革法案本应被通过;

  6月,联邦基础设施建设的拨款本应被批准;

  7月,70%的美国人本应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

  8月31日,所有想要离开阿富汗的美国人本应顺利撤离。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拜登也一次次吃到了“最后期限”的苦头。《国会山报》注意到,在记者的“凌厉攻势”下,拜登不得不拉出自己的前任“背锅”。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而据本周一公布的路透/益普索发起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只有38%的美国受访者认同拜登对美军撤离阿富汗的处理方式。而根据美国REALCLEARPOLITICS在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下滑至45.8%,创下其今年1月上台以来的最低点。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这立刻被共和党人看作是重新“夺权”的大好时机。

  9月3日,美国国会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信心满满地表示,中期选举的投票箱将对拜登及民主党人做出审判。

  在《卫报》看来,在国会混迹了36年的拜登或许已经非常清楚2022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所面对的局面。从1934年到2018年的22次中期选举中,总统所在党在国会众议院平均失去27.5个席位。

  《纽约时报》对美国一系列的阿富汗“小目标”进行了梳理,认为“几乎所有目标都失败了”,其军事干预使超过47000位阿富汗平民丧生,由于面临安全和粮食方面的危机,阿富汗数百万人将“走向绝望”。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在《经济学家》杂志发文指出,美国错误的军事和政治目标,以及内政的极端分裂,导致陷入无休止的、盲目的战争。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阿富汗从来就不是一个现代国家,在阿富汗建立一个现代民主国家意味着需要多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框架,这违背了该国的地理和民族宗教本质。”

  ——基辛格

  从这点来看,美国重建不了阿富汗,真正该重建的其实正是美国自己。而如今,“塔利班”又成为两党政治下“带节奏”民众相互攻击的关键词。

  9月1日,一项号称“全美最严格的堕胎法案”在得州正式落地。对此,美国民众纷纷吐槽发表看法。但与此同时,“得克萨斯塔利班”一词突然登上了推特、脸书、谷歌等热搜排行榜的显著位置。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这本来是美国国内的问题,与塔利班无关,但美国《新闻周刊》认为,在不少美国人眼中,“塔利班”是极端保守的代名词。而“美国的塔利班”成为炙手可热的政治标签,也与美国的民意走向有关。

  9月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说,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对阿富汗塔利班表示赞赏,可能会使美国国内暴力极端势力抬头。

  正如几个世纪以来歧视亚裔的“黄祸论”一样,美国媒体的渲染强化了公众对塔利班的刻板印象。而“塔利班”也成为所谓“落后”的“邪恶”代名词,成为政客们转嫁国内矛盾和攻击政治对手的替罪羊。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对此,9月3日,塔利班发言人明确表示:“我们不应改变彼此的文化,我们不打算改变你们的文化,你们也不应该改变我们的。”

  而真正的问题是,以“人权教师爷”自居的美国人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被无人机无辜射杀的阿富汗平民的死活?

  就在一些美国舆论突然“关心”起阿富汗“人权状况”时,8月3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目前,阿富汗近18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才能生存,这几乎占据阿富汗人口总数的一半。

  令人遗憾的是,拜登政府冻结了阿富汗在国际上的各种资源,另一方面却表示可能对塔利班实施制裁,这无疑会使阿富汗的经济雪上加霜。

<a href=美国在“最后期限”前从阿富汗撤军 真的能从根源上化解矛盾吗?”>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博斯金指出,前国防部长帕内塔视图将塔利班重新掌控阿富汗比作约翰·肯尼迪的“猪湾惨败”。而更好的类比则是1979年卡特总统派特种部队营救在德黑兰的美国人质失败。而经历失败后的美国开始找借口对伊朗实施制裁,导致后者陷入经济危机。美国同时期在中东发动的“代理人战争”罪行则被掩盖了。

  在美国政客新闻网看来,拜登拿小本本记下了有关各种“最后期限”的“梦想中的时间表”。然而,现实却总是不尽如人意。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认为,拜登最不愿承认的是,美国真正的威胁其实来自于美国国内,也就是多年对外扩张造成的国内的紧张对立。

  打了20年的阿富汗战争,“熬”进去了四位美国总统,美国虽然在“最后期限”前撤了军,但远没有从根源上化解各种矛盾和冲突。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张玉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