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为何打不过阿富汗“部落”?专家:本土的做法往往是最现代、最适合其公民的

  原标题:美国为何打不过阿富汗“部落”?专家:本土的做法往往是最现代、最适合其公民的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月16日文章,原题:为何阿富汗部落打败了美国 美国在阿富汗建立的国家迅速崩溃是一个深刻的警醒:国家不是政治组织的唯一形式。21世纪头几十年,全球南方国家崩溃的例子比比皆是。发达世界的、甚至是在历史上最稳定的国家,也处于危机之中,包括美国和英国。

<a href=美国为何打不过阿富汗“部落”?专家:本土的做法往往是最现代、最适合其公民的”>阿富汗喀布尔 图源:视觉中国

  作为研究南亚社会方向的历史学家,苏米特·古哈在其著作《2500年来亚洲的部落和国家》中,为人们了解“部落”(tribe)这个反对国家的最强大政治组织形式之一,提供了重要的背景知识。他认为,气候和地形赋予了帝国和国家边缘田园式和分散式社会组织形式以权力。这些地区的族群通过亲属关系网和对土地的适应能力而生存下来。他们抵抗强大的入侵者,并创造性地适应更广泛的政治和经济变化。

  这表明部落不是逝去过往的古老遗迹,而是对当代世界威胁和刺激的灵活且与时俱进的适应结果。古哈对整个亚洲大陆的案例进行调查,包括巴基斯坦的斯瓦特山谷部落和印度的部落。为了生存,这些群体都以重塑其部落身份的方式应对周围强大的国家。例如,在印度,不同的部落利用国家的民主制度来争取政府职位和大学名额,就像邻国巴基斯坦的部落抵制国家,并支持进出阿富汗的准军事组织一样。塔利班是巴基斯坦部落主义的现代产物,有时与伊斯兰堡的政府对抗,有时与政府合作。

  古哈对学者、记者和决策者们谈论部落的方式持批评态度。他们常常以静态的方式看待部落,对其的描述中几乎不可避免地充满着关于文化自卑的假设。如果国家是理性和具有创新性的,那么部落就会被描述为静态和为传统所束缚的。所有政治派别的美国人都不能动摇这样一个信念:他们比阿富汗的部落成员更清楚,他们花了20年时间试图组织一个现代的军队和国家官僚机构。古哈并不是在描述一个部落乌托邦的平行世界,而是在打破国家可以取代阿富汗和其他地方部落的虚妄。      

  当强大的国家试图强加他们的规范和目标时,部落以非凡的智慧适应和抵制。他们的优势在于其以分散的田园社区为主的政治生态。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看着这种态势在阿富汗上演,并以非常暴力的结局结束。塔利班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部落结构的了解比美国要深得多;他们就是这样在美国的反复攻击中幸存下来的。塔利班未来可能会面临许多部落的抵抗,尤其是在北部,但他们不会像美国那样,试图建立一个中央集权和官僚主义国家。

  通信和作战技术可能会鼓励亚洲及其他大陆的“部落复兴”,帮助地方关系网络组织和抵抗更强大、更遥远的力量。古哈也观察到,部落的复兴并不能阻止帝国的复兴,其研究所激发的问题是,国家建设计划是否会被夹在两者之间。建立在多元部落融合、共享身份和官僚体制基础上的现代国家是否正在衰落?国家是否正在分裂成“带着旗帜的部落”?

  要理解国家并非是城镇中上演的唯一游戏形式,即使它仍是大多数模型和制度的基本组成单位。部落同样是现代、理性和创新的。他们在国家内外竞争。它们之所以值得关注,不是作为要被淘汰的古老角色,而是作为当代全球政治的共同组成要素。这些见解对日常政策分析极为重要。外交官们必须更多地了解在外国社会中存在的部落。政策制定者必须将其视为认真的谈判伙伴。领导人必须认识到,他们喜欢的国家机构不一定比部落机构优越。本土的做法往往是最现代、最适合其公民的。

  在过去20年里,如果采用这种做法会对阿富汗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或许除了试图建立一个阿富汗国家,还有其他选择。从2001年底塔利班被击败的第一天起,美国决策者就认识到,将普什图人、塔吉克人、哈扎拉人以及其他众多部落团结在一个单一政治联盟中面临着严峻挑战。美国领导人基于美国的历史认为这是可行的,但古哈的分析指向了不同方向。美国或许可能已经试图为不同的部落安排独立的政治机构,以满足他们的特殊需求。如果更有意地将美国的影响力从喀布尔分散到部落地区,并强调区域自治而非国家一体化,华盛顿可能早就建立起更持久的关系。这种做法会使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化和发展的希望落空,但它可能会增加部落与美国而不是塔利班和其他组织合作的动机。

  我们不知道在阿富汗采取部落方式是否会比美国的国家建设计划更有效。美国不会停止影响其他社会,但它必须做得比在阿富汗更好。将部落视为现代政治参与者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对于任何严肃的政策改革都至关重要。(作者杰里米·苏里,刘德译)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阿富汗局势

责任编辑:刘光博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