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目前美国没有一个完整的政府主导的薪酬支付系统或者支付标准给这些兼职或者全职的三明治照护者,保险只支持残疾人护工的护理费支付,大部分由家人提供的看护服务是无酬劳的而且还要自掏腰包。

美国总统拜登将4000亿美元大手笔投资,给予以社区和家庭为中心的老年护理服务,把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推到了社会的聚光灯下。这个巨大的群体虽然被赞誉为美国家庭的“脊梁”,人数有数千万,但却是一个没有工会组织、没有企业雇主为其撑腰的最弱势群体。他们默默无闻,常年在幕后辛勤付出,却得不到公平的薪酬和福利保障,还最常被有意无意地忽视。这个群体就是“家庭照护者”,也被称为“三明治照护者”。

<a href=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三代同堂家庭中的中间一代上有老下有小,他们需要同时照顾老人和小孩,该人群在美国被称为“三明治照护者”。这个词发源于1982年,美国社会工作者米勒首先将30~40岁之间的需要同时照顾父母和子女的妇女称为“三明治世代”,之后此词内涵被扩展,包含了更多的人群。根据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公布的数据,自2015年以来美国的三明治照护者快速增加,到2020年已超过4200万,而且会持续增加。

<a href=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美国媒体把三明治照护者细分为以下三类,即传统三明治类:指照顾年长的父母和自己子女的人群;双层三明治类:指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成年的子女和孙子辈的50到60岁之间的人群;单片三明治类:指所有参与到照护家庭老人的人群。

传统和双层三明治照护者又被总称为“多世代照护者”,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统计资料还显示,三明治照护者的主要群体是40~59岁的人群,此外40岁以下的约占19%,60岁以上的约占10%,其中妇女约占66%。

在日本三代同居的情况已经很少,但是“单片三明治类”的家庭护理占比很高,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数据称,到2020年日本有230万个“老人护理老人”的家庭,约占需要护理的家庭总数的60%。

三明治照护者的精神健康问题日益严重

由于美国的家庭照护虐待等恶性案件以及日本的看护虐待、看护杀人事件激增,引起人们关注和担心三明治照护者的精神健康问题。日本厚生劳动省称,平均每年发生20~30件由家人看护者实施的看护杀人事件,2020年发生了17427件看护虐待事件。世界卫生组织(WHO)称,2020年全世界平均有1/6的老人曾遭受虐待。(参看下面两个图表的数据)

<a href=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a href=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80%的全职三明治照护者称自己有时感到孤立无援、隔离社会、绝望,以及看到家人长期忍受病痛自己很悲伤这样的情感创伤等。他们自己也随着年纪增大而体力衰弱,感觉力不从心,无力搬动残疾家人、操持家务等,然后就会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价值,甚至开始担心自己老了怎么办,这些都会不自觉地加重精神压力,从而导致照护者脾气暴躁或者暴言暴行等,并施加给受照护者,最终造成虐待或者看护杀人的惨剧。

三明治照护者的财务压力

因为时间的限制,一般的三明治照护者无法从事全职工作,只能做计时工作,因此收入有限,而且如果父母或者子女有残疾人员,他们大多只能辞职做全职的家庭照护者。由美国退休人员协会和国家照护联盟(NAC)联合发布的2020年最新统计数据称,这些家庭照护者平均每年要自掏腰包8000美元,如果被照护者居住在1小时之外的距离,这个费用就增加到平均每年12000美元, 这给照护者群体造成了巨大的财务和精神压力,特别是女性照护服务提供者。约15%的三明治世代需要为父母和子女提供经济帮助,约38%的照护者认为自己的父母和子女在精神上依赖他们的支持。

目前美国没有一个完整的政府主导的薪酬支付系统或者支付标准给这些兼职或者全职的三明治照护者,保险只支持残疾人护工的护理费支付,大部分由家人提供的看护服务是无酬劳的而且还要自掏腰包。近期为了配合拜登总统的投资方案,很多机构在研究怎样给三明治照护者们支付薪酬的方案,包括设立一个专门的政府部门负责审批、鉴定和给他们发薪水等。这是广大的三明治照护者期盼已久的希望和应得的福利。

三明治照护者工作其实不只是包括照顾家人的吃住行、护理、医疗、安全、健康,而且要打理被照护者的财产,比如存款、报税、医疗保险、财险、管理日常费用支出等。他们最终都需要全盘接手老年被照护者的财务管理和理财事务,这是一项很专业而且耗费时间和精力的工作,笔者建议找专业人士帮助,美国有很多银行和独立理财师提供这些专业服务,也可以雇用独立记账员帮助记账,当然这些服务需要付费,但是可以做得更加专业,也能减轻三明治照护者的工作负担。

<a href=美国“三明治照护者”的困局︱鞠川阳子话养老”>

提前做好计划,设计好长期照护方案很关键

笔者曾经总结过一些案例的经验,包括:

1.清晰了解被照护者和家人的期待值。这是一个全职工作,在决定自己是否应该辞职做全职家庭照护者时,召开一次家庭会议,坦诚地沟通以了解大家的期待值,衡量自己是否有能力和体力做好这项长期的护理工作,在做了理智的评估之后再决定。家庭照护者出现最多的矛盾是由于亲情掺杂在照护工作中,“公私不分”反而造成始于亲情终于矛盾的结局。

2.制定清晰明确的家庭管理规则。尽可能细致而周全,包括三餐、做饭买菜、保洁和整理、日常作息等,让全家人都参与进来,承担一些工作,要避免自己成为大家庭的保姆,全包全揽所有家务,这有助于家人互相帮助,增加理解,一起对家庭负责,其实更加有助于团结家人。

3.定期开家庭会议。一定要保持长期而持续的定期面对面沟通,每周一家人聚餐,当面沟通解决问题,这不但可以群策群力应对困难,而且可以有效地避免误会和矛盾。

4.准备好长期的财务计划。制定一份详细的财务计划和预算,明确可以使用的预算和资金来源,并且细到每个人该负责承担什么,而且要配套做“日记账”,减少以后的财务纠纷。

5.尽可能了解和使用外界的资源,比如社区或政府、民间组织提供的服务,很多大企业也为雇员家庭提供部分帮助。

6.设定子女离家的日期。美国,家庭子女的独立和搬出父母家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这个日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而改变,但是提前设定日期是把这个话题放在桌面上,这样可以减少日后的纠纷。

7.尊重个人隐私。个人隐私在美国不仅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受法律保护的权利,当多世代同居时因为代沟、思想等方面的差异很容易起纠纷。承认每个人的生活是独立的空间,设定各自的界限,互相尊重,互不侵犯,以维持家庭的和睦。

8.三明治照护者要关心自己的家庭、婚姻和自己本人。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生活、梦想和爱好,明白如果自己生病、过劳或者精神压力太大,不但照顾不了别人,还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

全职“三明治照护者”尤其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比如分开工作和休息时间;敦促家庭成员按照“家庭管理规则”执行;当感到困惑或者需要学习一些专业的护理机能时,积极向外界寻求帮助;注意自己的精神压力,必要时主动寻找心理咨询师的帮助。除了政府,有很多民间非营利组织为三明治照护者,特别是刚辞去工作成为全职家庭照护者的人群提供免费或者廉价的指导,以及计划、咨询、培训、心理辅导等服务和帮助。

(作者系日本养老产业专家、阳子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总裁)

[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