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法国企业家拉叙斯:美国标榜的“市场竞争”非常虚伪

  原标题:《环球时报》专访《芯片陷阱》作者、法国企业家拉叙斯:美国标榜的“市场竞争”非常虚伪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李艾鑫]法国企业家马克·拉叙斯曾是一位全球领先的芯片卡制造商,并与中国有很好的合作。但当他的企业被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盯上后就接连遭受厄运。拉叙斯在新书《芯片和虱子:CIA突袭第一只法国独角兽的幕后黑手》(中译本为《芯片陷阱》)中,描述了美国情报部门如何对其进行迫害,并通过向企业输送有美国军方或情报机构背景的高管等不正当经济手段,一步步操纵、瓦解他的高科技企业。近日,拉叙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打压别国高科技企业已成常态。他还强调说,加拿大无理扣押孟晚舟和美国对她的引渡要求都是彻头彻尾的丑闻,当美国采取“牛仔般”的野蛮手段对付中国高科技企业时,相关企业一定要避免掉入美国设下的“陷阱”。

法国企业家拉叙斯:<a href=美国标榜的“市场竞争”非常虚伪”>法国企业家马克·拉叙斯揭批美国科技霸权的新书《芯片陷阱》。

  谈被逼从董事会辞职:有CIA背景的欧美企业暗中勾结

  环球时报:为什么您和古文俊先生会想到写《芯片陷阱》这样一本书?和美国打压华为等中国或其他国家的高科技企业有直接关系吗?

  拉叙斯:我写这本书的最初目的和美国最近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无关。在21世纪初,我创办的金普斯公司就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发生许多纠葛,但我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些内情写出来,是因为此前我有许多顾虑:首先,我一开始还没有掌握太多CIA干预的证据;其次,我是一个单枪匹马的法国企业家,既没有广泛的关系网,也没有政府的支持,我担心这会让我的叙述显得不那么可信;第三,在CIA干预我的公司后,我个人的生活也受到很大干扰,我必须长期保持低调,以免遭到报复;最后一点,很多法国出版社的编辑最初不支持我的书,因为他们害怕CIA,因此我们很难进行真正的推广。

  不过,上述情况后来发生变化:在我的公司遭到CIA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攻击的12年后,斯诺登(2013年)公开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通过使用芯片卡开展国际间谍活动;2019年初,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前高管皮耶鲁齐出版《美国陷阱》,在这本书中,他讲述了美国是如何通过通用电气公司控制阿尔斯通的“侵略”行为,和他本人被美国判刑入狱的经历。这两件事让我感到,我终于可以自由且受到公开保护地披露金普斯和我的故事了,更重要的是,人们能真正看清美国的所作所为。

  环球时报:美国到底是怎样一步步实现对金普斯的控制的?能否为我们回顾一下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拉叙斯:一开始,美国以一种“友好投资者”的面目出现。美国的德太投资集团向金普斯注入大量资金,美其名曰,“这样可以让金普斯更好地进入美国市场”。最初,我以为这是一次从天而降的机会,觉得德太入股可以让我们更容易拿下美国政府这个重要的客户,这是一个光明而诱人的前景。为避免金普斯的业务决策出现失误,最初我们把德太的股份限制在26%。

  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德太已和金普斯的另一大股东、德国的匡特家族结盟。自二战结束后,匡特家族一直为CIA服务,帮助美国在东德和其他国家打击俄罗斯人。德太和匡特联手,终于在2002年逼迫我从董事会辞职。至此,德太在金普斯内有了绝对话语权,并任命美国人亚历克斯·曼德尔为首席执行官。值得一提的是曼德尔的身份:他曾任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总裁以及CIA旗下的风险投资机构IN-Q-TEL的董事会成员。然而,当曼德尔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与金普斯董事会成员见面时,他的上述身份并没有出现在他的简历中。他后来的借口非常随意且令人难以置信:都怪美国招聘公司的秘书不小心“遗漏”了他简历中的一行字——可偏偏就是那一行字特别提到了他与CIA的关系(IN-Q-TEL是一家确保CIA拥有最新信息技术和情报能力的美国公司)。

  后来再回看德太投资集团的注资,我和我的团队已完全明白:其目的并不是像它承诺的那样扩大公司规模、帮金普斯进入巨大的美国市场,而是要完全控制金普斯。

  环球时报:美国情报部门对您本人有过什么“骚扰”吗?

  拉叙斯:在一次德太投资集团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召开的研讨会上,一个德太高管在喝了几杯酒后告诉我的一个法国合作伙伴,说我的好日子到头了,因为他们已让德安华公司调查我了。德安华公司是美国一家专门从事安全风险调查的公司,总部位于纽约,他们直接或通过中间人雇用侦探开展调查活动。

  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和我的妻子在伦敦出行时经常被人一路跟踪——当我们回头时,跟踪的人会立马“躲进”电话亭。还有人趁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多次“拜访”我们在伦敦的公寓。好几次,我的电脑和手机遭到黑客入侵,甚至被盗。还有人专门雇应召女郎到我的熟人那里探听我的隐私。

  谈孟晚舟被“绑架”:美国采取了“牛仔般”的野蛮手段

  环球时报:您刚才提到写书的最初目的与中国无关。但您的公司和中国有过密切合作,现在回想起来,您认为这是美国试图控制和打压金普斯的原因之一吗?

  拉叙斯:2013年6月,前CIA职员斯诺登披露了其在美国情报部门工作时获得的机密信息:美NSA联合电信公司和一些欧洲国家政府,通过芯片卡实施了众多全球性监控项目。这或许能更好地解释,为什么当年美国那么迫切地想控制金普斯——他们知道,控制了我们的技术,尤其是我们的独家数据库,就等于掌握了数十亿用户的信息——事实上,当时的电信运营商、银行机构等都没有管理持卡人的个人数据的技术能力,卡片个性化、密码管理、特定软件安装、后台分配等活动都是由金普斯的个性化中心完成的,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而他们也可以通过入侵金普斯制造的SIM卡,在许多国家和地区拦截并解码通信信息。然而,在2001年时,我们对他们的这些计划一无所知。

  当时,金普斯在全球拥有 11 家工厂、37 家个性化中心,生产数十亿张 芯片卡。尤其是在中国,我们开展业务仅一年半后,就生产销售了 4.5 亿张金普斯卡。考虑到上述情况,今天我更加确信,金普斯在中国大获成功是美国人加速收购金普斯的决定性因素。

  环球时报:您如何看待华为CFO孟晚舟案的政治干预成分?美国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拉叙斯:这件事非常清楚:华为在5G通信设施方面进步明显,在光纤领域也有一定实力,美国现在要想击败华为为时已晚。因此,美国采取了“牛仔般”的野蛮手段对华为进行打压。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押是一桩彻头彻尾的丑闻,美国对她的引渡要求也是如此。我不认为拜登政府会改变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的政策。

  孟晚舟一案也让我想到自己的亲身经历。2001年,我破例给自己放了15天的假,去古巴旅行。这是一次私人的自费旅行,不过,金普斯拉美地区总监贝特朗·穆塞尔得知我要去后,专程从墨西哥赶去见我,同时还邀请了古巴通信部长。但这只是一次礼节性的会面,我们没有谈及任何商务事宜。然而,让我吃惊的是,随后我的长子、当时在金普斯美国总部(硅谷)工作的布鲁诺告诉我,他的一个年轻律师同事私下警告他,新任首席执行官正在开启一项针对我的内部调查,说我违反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令,“因为古巴为测试哈瓦那和巴拉德罗之间高速公路收费站的工作状态,向我们订购了 21 张金普斯卡”。

  但是,首先我本人对此并不知情——我们的芯片卡产销量那么多,我怎么可能了解每一笔订单呢?其次,这些卡是墨西哥一家工厂发货、然后运往古巴的,而墨西哥和拉美大部分国家与古巴并没有任何贸易限制,这批货是合法的。但问题是,这些卡的塑料卡托是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一家工厂印制的,所以这些卡就被算成来自美国,因此,我们被指责违反了美国对古巴的禁运令。而我既是公司的董事长,又去古巴旅行,所以一切矛头都指向了我!我很快拿出应对措施:我一方面向公司内部和美国的调查人员强硬地表示,我要向国际媒体澄清相关事实;另一方面,我不再踏足美国半步,免得像阿尔斯通的皮耶鲁齐那样,2013年4月在纽约转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就这样,我奇迹般地逃脱了在美国入狱的命运。

  环球时报:对于中国的高科技企业,您有哪些具体建议?它们该如何避免落入美国设下的“陷阱”?

  拉叙斯:一是不要使用美元作为交易货币;二是尽量不要使用美国互联网或美国五大科技巨头GAFAM(即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和微软)产品;三是在结盟时选择安全的合作伙伴。总的来说,这些都是艰巨的挑战,很难做到。不过我们看到,中国已开始在使用一些非美元货币进行交易,我们也可以使用欧元,俄罗斯也在为这一目的做相应准备。摆脱美国的互联网和GAFAM产品影响需要时间,但我们看到,中国也正在开发替代品。在我看来,美国现在的对华政策,恰恰是加速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催化剂。

  美国的虚伪:打压别国高科技企业已成常态

  环球时报:《芯片陷阱》出版后,在法国反响如何?

  拉叙斯:由于这本书在法国出版时正值疫情初期,所以没做太多推广。不过,随着美国CIA和NSA支持的间谍活动最近再次被媒体披露,而且被监听的目标甚至包括欧洲国家的领导人,这本书的销量近期出现激增。

  环球时报: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您认为,美国利用国家机器打压别国高科技企业是个例,还是一种常态?

  拉叙斯:现在,美国标榜的“自由市场”“充分竞争”等价值观只能让我感到他们非常虚伪!因为美国人可以使用任何可能的手段来打压别国高科技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成功,而这已成为一种常态。他们对华为、中兴做的事情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美国人还同时给台积电、三星等最先进的芯片制造商施压,要求他们不向中国大陆企业供货。他们对伊朗市场的禁运,已影响了法国的汽车和石油行业,更不必提法国阿尔斯通曾经的遭遇。

  环球时报:除了您提到向全球芯片供应商施加压力,美国还声称希望和欧盟建立“跨大西洋经济科技联盟”,以共同应对中国的竞争。这样具有霸权性质的西方联盟能形成吗?

  拉叙斯:我认为,这是美国一厢情愿。我也不相信欧洲能从同美国的这类合作中得到任何好处。由于欧盟在组织结构上的复杂性,欧盟27个国家很难对一项政策达成完全一致,这使得美国想要欧盟有一个协调统一的立场非常困难,尤其是现在欧洲国家的民众知道美国正在监视他们的国家元首、媒体记者和反对美国的人。

  具体来说,以华为的5G技术为例,我想一些国家的政策将会受到美国的影响,不过一些公司和国家会继续与华为合作,因为他们的产品和服务领先于其欧洲竞争对手。当然,在美国的压力下,中国和欧洲在经济科技领域的合作不会太容易,但我认为,欧洲可以在非洲和亚太地区,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中国开展合作。我个人已为此做好准备。

  环球时报:请您再谈谈对中欧高科技领域合作前景的看法?

  拉叙斯:中国需要找到可以替代上述最领先企业的、同时又可信赖的世界专家和国际伙伴。选择仍然是开放的,只是做起来更复杂而已。这对一些欧洲高科技领域的专家来说恰恰是一个大好机遇。当然,这意味着中欧之间需要有更多的理解,中国企业也应当学会如何和与美国截然不同的欧洲创新型企业和行业生态系统合作,建立互信。总而言之,我认为中国和欧洲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它将更复杂,更具战略性,但也有利于形成一个更加平衡的世界。

责任编辑:张玉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