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暴力化的党派政治让美国处于内战的边缘?

  本文转自:文汇报

  ▲国会山骚乱过去一周年了,美国还没有走出暴力政治的阴影。图为国会山大厦前集队的警察。|视觉中国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1月15日在亚利桑那州举行今年首次大规模集会。在这场名为“拯救美国”的集会上,特朗普面对15000名狂热支持者发表长达100分钟的演讲,坚称2020年大选被舞弊,而去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则是一场爱国运动。

  美国正在不断扩大的深渊边缘摇摇欲坠”

  特朗普携高人气再度回归美国政坛,意味着拜登上台一年来,为美国社会“疗伤”的承诺不仅没有实现,反而离初衷更远了。最新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只剩下35%左右。更意味深长的是,“美国可能发生新一次内战”的观点过去几个月以来不断出现在政治人物的讲话、严肃媒体和社交网络上。

  1月7日,在国会山骚乱一周年之际,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在《纽约时报》撰文表示,美国“如今正在不断扩大的深渊边缘摇摇欲坠”,如果不立即行动起来,美国“将面临真正的内战危机”。

  卡特还举了两个极具警示意义的数据。一是调查显示,36%的美国人认为“传统的美国生活方式正在迅速消失,可能需要用武力加以挽救”;二是约40%的共和党人认为,对抗政府的暴力行动有时是正当的。

  翻开美国主流报纸,这样的言论不绝于耳,比如《美国正在面临内战吗?》,比如《想象另外一场内战,但这一次发生在美国》。如果你认为这只是专栏作家们的一家之言的话,来看看最近引起关注的两本新书《内战如何开始以及如何阻止》和《下一场内战,来自美国的通讯》。其中第一本书的作者芭芭拉·沃尔特曾经是美国中情局政治不稳定特别工作小组的成员,目前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政治学教授。按沃尔特的说法,美国中情局有一个预测世界各国政治暴力的模型。而在这本书中,她用这一模型给美国自己打分,结论是美国已经进入“危险期”,并存在可能引发内战的关键因素,比如说派系主义、民主衰退、枪支泛滥,以及曾经拥有特权的群体担心自身地位的滑落等等。

  很多普通民众与政治家和专家们有类似的忧虑。去年秋天的民调显示,美国有46%的民众认为美国正在走向另一次内战。美国历史上唯一一场内战发生在1861年至1865年,这场由于南北方对蓄奴问题不可调和的矛盾而引发的内战导致62万人死亡。美国专家认为,如果美国发生新一场内战,其规模与烈度将小于上一场,其表现形式也不一样。

  政治暴力化成为美国社会最大的威胁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学教授乌菲尔德专门研究内战问题。他认为,短期内美国发生内战可能性不大,但他同时指出,当前美国的一大威胁是一个主要政党(指共和党)在政治路线上不断激进化,甚至其一部分成员认为暴力是实现其政治主张的“合法手段”。翻翻美国社交媒体,不断有激进分子发出“鲜血浇灌自由之路”“我们要回到1776年”等言论。

  西方国家普遍存在国内意识形态、政策路线之争,这并不奇怪。但在美国,这种分歧不仅引发社会分裂,更导致政治暴力化,这令美国即便在西方国家中也十分醒目。2016年,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之后,这种分歧被放大,甚至被操弄。尤其是过去两年多来,两件大事使得美国政治变得戾气十足。一是2020年初开始的新冠疫情,与大选结合在一起,引发疫情政治化,政治暴力化。二是去年1月6日,保守派共和党人,主要是特朗普支持者发动骚乱,冲进国会大厦,试图阻止国会认证大选结果。

  沃尔特认为,如果美国再发生一次内战的话,将不会重演19世纪中叶那一幕。组织者会转向采用非常规战术,特别是实施国内恐怖主义,以联邦政府大楼或公共场所为目标,以恐吓美国民众,使其相信美国政府没有能力保护他们。

  沃尔特举例说,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民主党人出身的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出台了激进防疫政策,引发该州保守派民众不满。这些人拎着机关枪上街游行,甚至有报道称一些激进分子密谋绑架并且杀害惠特默。而支持弹劾特朗普的温和派共和党议员利兹·切尼等更多次遭到保守派民众甚至意见领袖的网络暴力甚至是死亡威胁。沃尔特称,未来那些反对派政治人物、温和共和党人甚至是“缺乏同情心”的法官都可能成为袭击的目标。

  美国社会独特的生态为专家们的担忧提供了证据。美国是全民拥枪的国家,民间枪支数量超过4亿支。美国的民兵组织近年来也越发活跃,其中不乏意识形态激进的组织。一项调查显示,2020年美国有566个“极端反政府团体”在活动,这中间有169个自称是“民兵组织”。其中“骄傲的男孩”等民兵组织由于参与去年的国会山骚乱事件,其头目遭到警方的拘捕。此外,美国规模最大的草根民兵组织“爱国者运动”最高峰时号称在每个州都拥有分部,成员超过百万。1995年,该组织两名成员炸毁了俄克拉荷马城联邦大楼,导致168人死亡。

  但在美国保守派民众眼中,民主党激进分子才是美国社会暴力和动乱的根源。他们经常提到的一个组织就是“安提法运动”。实际上特朗普在任期间,曾经和当时的司法部长巴尔打算把“安提法”认定为国内恐怖组织,但最终证据不足未能定性。其实在美国,“安提法”并不是严密的组织,而是一种运动,也即“反法西斯运动”。在过去几年美国大规模街头运动中,都可以看到“安提法运动”的身影。比如2020年5月,美国非洲裔青年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死”之后的示威活动期间,“安提法”发挥重要作用。跟一般民主党支持者比起来,“安提法”支持者在行动中经常展现出无政府主义甚至暴力倾向,其目标通常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等。

  比起担心爆发新内战来,美国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弥合民主党和共和党水火不容的政治分歧。特朗普让美国社会的分裂加剧,现在试图卷土重来。而拜登上台仅一年,不仅被指领导力低下,其推行的大规模基建、社会福利法案等,实际上让保守派民众的不满情绪有增无减。加拿大学者迪克森认为,到2025年,美国国内政治分裂及政治暴力化将使得美式民主崩溃,国内政治极为不稳定,到2030年,美国更可能被“右翼独裁者”统治。

  作者:张松

  编辑:陆纾文

  责任编辑:宋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