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撤军阿富汗,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据阿富汗黎明新闻网9月5日报道,阿富汗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阿纳穆拉·萨曼贾尼当天表示,外国军队已撤离阿富汗,在组建新政府的道路上已经没有障碍。

  萨曼贾尼没有透露新政府的组织形式,但他表示,新政府将会是包容性的,代表全体阿富汗人民。

  在此之前,8月30日,伴随着最后一架C-17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美国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在争议和混乱中落下帷幕。随后,美国总统拜登发表声明,宣布美国正式结束了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然而,塔里班的卷土重来、喀布尔机场的恐怖袭击,都昭示着美国没能赢得这场漫长的战争,也无法缓解过去二十年始终挥之不去的安全焦虑。

  1

  2001年的9·11事件以极具震撼的方式重创了“世界的心脏”,打破了美国绝对安全的神话,也深刻改变了美国的战略走向。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将罪魁祸首锁定为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以及为其提供庇护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并迅速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从此,反恐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心。

  美国国内同仇敌忾和国际普遍同情的氛围下,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进展顺利,推翻了塔利班,击溃了基地组织,并在喀布尔建立起符合西方利益和价值观的“民主政府”。

  然而,当时小布什政府中的“新保守派”并不打算将战争目标局限于消灭恐怖分子;相反,在“新帝国论”思维的指引下,他们将“反恐”异化为谋取“霸权”的工具,开启了以“单边主义”和先发制人为核心的全球战略扩张进程。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借助于阿富汗战争,美国历史性地进入中亚地区,对中俄进行地缘掣肘。

  随后,在阿富汗尚未完全摆平的情况下,美国又将目光转向中东——通过伊拉克战争推翻了碍眼的萨达姆政权,并雄心勃勃地制定出“大中东民主计划”,用以改造这一地区的政治版图。

  同时,美国还在全球多地策动“颜色革命”,将朝鲜、伊朗视为“邪恶轴心”,妄图打压异已、一统天下。

  就这样,美国将反恐战线无限延伸,陷入到越反越恐的战略困境之中——

  一方面,战略目标的无限放大导致美国面临的“敌人”不断增加,远远超出自身能力所能应对的范围。

  另一方面,不少国家简单移植美式“民主”而水土不服的事实,也使得美国的国际信誉严重受损。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因醉心于全球反恐而耽误了内部变革,致使体制性弊病累积和金融危机爆发,进而引发了政治极化、社会分裂、民粹当道等一系列政治和社会乱象。

  2

  就在美国忙于反恐、疏于改革之际,一批新兴发展中国家却悄然崛起,它们通过改革开放推动了经济增长和国力提升,并在国际上创设机制、搭建平台,有力改变着西方绝对主宰的国际力量格局。

  特别是中国快速的发展,导致中美国力差距持续缩小,引发美国精英层和战略界的空前恐慌。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从奥巴马开始的几届美国政府都认为“反恐”战争已得不偿失,必须终结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实现全球战略收缩,以便腾出手来应对所谓的更重大的“威胁”。

  因此,拜登执政伊始就将撤离阿富汗作为美国外交的优先事项,并开展了与塔利班的多轮谈判和博弈。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不过,让全世界始料未及的是,美国的加速撤离导致在阿富汗的攻守之势迅速转换,多年精心培养的阿富汗政府军在塔利班的攻势面前不堪一击,喀布尔政权几乎“一夜变天”,这将拜登政府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其实,自今年1月执政以来,拜登全面推进其新政,对内控制新冠疫情、推动经济复苏,对外倡导多边主义和联盟政治,一个熟悉的美国“似乎”又回来了。

  然而,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疫情全面反弹,通货膨胀惊人,债务和赤字再创新高,经济复苏前景堪忧。美国到处拉帮结派,追求以实力地位压制中国,但不仅没有收到预期效果,甚至屡屡在重要外交场合被中国外交官“补课”。

  现在,阿富汗的突然变天,更是让美国的国际威望跌至冷战结束以来的新低。

  3

  过去二十年,在美国的长期占领下,阿富汗并没有迎来和平与繁荣,到今天仍然是世界上最贫困、最动荡的国家之一。

  美国在阿富汗付出2万多亿美元、几千美军死亡的巨大代价,换来的却是一个反美政权的回归。

  美国对阿富汗的“始乱终弃”,以及数名阿富汗人从美国军机上坠落身亡的震撼画面,更是让盟友们对华盛顿的各种承诺充满质疑。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美国知名学者杰弗里·萨克斯直言,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是美国政治文化的失败,也是美国热衷通过军事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或通过中情局破坏别国稳定的外交信念的失败。

  与此同时,在为从阿富汗撤军进行辩护的演讲中,拜登不自觉地又扯上了中国。

  他声称“今天的美国,不是继续面对2001年的威胁,而是要面对2021年及明天的威胁”,那就是“与中国的激烈竞争”和“俄罗斯的挑战”。

  换言之,美国不管不顾地从阿富汗匆忙撤离,就是为了集中精力开展大国战略竞争。

  但中国真的是造成美国内外困境的关键吗?

  回顾过去几十年,正是因为中美合作,美国才一度主导建立起大国联合反恐的良好局面,才顺利走出了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才推动达成了历史性的巴黎气候协定。

  面向未来,不管是控制疫情、应对通胀,还是加强气候合作、稳定阿富汗局势,美国同样离不开中国的支持和配合。

  近期,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两度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通话,商讨应对阿富汗局势的办法。美国气候问题特使克里也第二次访华,寻求气候问题的中美协调。

  撤军阿富汗,<a href=美国是否真的走出了泥潭?”/>

  从现实来看,如果美国前脚刚从阿富汗泥潭中出来,后脚又踏入大国竞争的旋涡,这绝非明智之举。相反,美国应该真正将重心放在解决国内问题上,通过深刻的体制变革释放活力、弥合裂痕,而不应该执着于内病外治、嫁祸于人。

  如果拜登政府不能彻底改变四处寻找“敌人”的思维模式,美国在未来必将犯下更加难以挽回的战略错误。

  而现在,是美国作出战略选择的时候了!

  – END –

  撰文 | 刘世强

  西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四川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 | 张晶

  来源:百通社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