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德米特里·诺维科夫:美国和西方有计划地推动了苏联解体

  德米特里·诺维科夫:<a href=美国和西方有计划地推动了苏联解体”/>

  编者按:1991年12月8日,在苏联白俄罗斯边境别洛韦日森林中维斯库利政府官邸,来自俄罗斯联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签署《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宣布“苏联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实体已经终止存在”。30年后,冷战早已远去,而冷战思维却并未退出历史舞台,“民主”“自由”仍然被美西方视为维系霸权的重要工具。在苏联解体3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俄共领导人,回顾和解析苏联解体这一影响深远的“全球性悲剧”。

  就在鲍里斯·叶利钦签署解散苏联共产党的当天,诺维科夫声明入党。此后,他积极参与恢复俄罗斯联邦共产党阿穆尔州分部工作。2004年,他当选为俄共负责宣传思想工作的中央书记。自2013年起,他担任俄共中央副主席。

  2011年至2016年,诺维科夫担任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科学与先进技术委员会第一副主席。2016年至今,他担任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在苏联解体30周年之际,诺维科夫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

  诺维科夫说,苏联解体是一场全球性悲剧,它也破坏了国际力量的平衡。继而上台的“民主派”奉行亲美政策。叶利钦执政时期,俄罗斯事实上放弃了“国际独立玩家”的角色。而中国则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在邓小平领导下,中国自1978年开始推行利用市场机制促进经济增长的改革开放政策。同时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绝不放弃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在出色地证明这一点。

  自重建以来,俄联邦共产党始终坚定不移地加强与中国同志的联系。在此进程中,俄共及其党主席根纳季·久加诺夫本人为巩固俄中友谊做了大量工作。

  诺维科夫在分析苏共和苏联的命运时指出,苏联的解体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集体行动的结果。不幸的是,华盛顿实施的破坏性活动在苏联内部找到了合作者,由那些所谓“持不同政见者”实施。苏共领导层中的戈尔巴乔夫支持者弃守关键性意识形态原则和党在社会中的领导地位,是当代俄罗斯共产党人需要汲取的最痛苦的历史教训。

  在独家专访时,诺维科夫强调了以下几点结论。

  第一,美国和西方有计划地推动了苏联解体进程。

  更为准确的说法,不是苏联自己“解体”,而是被“毁灭”。其中,国外势力在这一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苏联解体以来,西方对俄罗斯生活的影响成倍增加。直到21世纪初,其表现都一直非常强烈。

  两年前,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同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1996年的通话内容被披露出来。两人交谈内容显示,克林顿向叶利钦承诺美国将如何支持其竞选连任俄联邦总统。已经曝光的事实真相清楚表明,美国每天都在干涉俄内政。

  第二,苏联民族主义情绪急剧上升,造成社会拒绝苏维埃国家思想。

  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苏联一些加盟共和国出现通过投票来脱离联盟国家的声音。那些日益抬头的民族主义者,不遗余力地向人民鼓吹脱离统一国家后所能获得的种种好处。各种所谓的“人民阵线”纷纷成立,并竭尽全力进行破坏性宣传。

  在那一刻,民族主义情绪蔓延开来并且无处不在。在苏联的不同地区,种族和宗教原因引发了一系列武装冲突。今天已经证明,煽动“民族主义精神病”以及普遍反苏情绪是在国外势力策划和积极支持下进行的。

  第三,苏共拒绝在社会中发挥领导作用,破坏了苏联国家治理体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初阶段,红军失去了基辅和明斯克,但不允许敌人越过“底线”。苏联政府和联共(布)决不放弃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和莫斯科,因为这三座城市分别是“列宁之城”“斯大林之城”和苏联首都。苏联解体的惨痛教训,是以戈尔巴乔夫为代表的苏联领导层弃守“底线”,即放弃苏联共产党在联盟国家的领导作用。

  乍看起来,苏联解体似乎是在签署“别洛韦日协议”时发生的。1991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乌克兰总统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主席舒什科维奇在别洛韦日森林中签署了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让苏联解体这一事实落到纸面,苏联不复存在。此时,戈尔巴乔夫没有履行其作为总统维护苏联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宪法义务,而是下令逮捕“政变”参加者。

  事实上,摧毁苏联的决定性步骤在此之前已经迈出,那就是在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宣布放弃共产党在苏联社会的领导作用之时。失去苏共这一全苏社会和国家建设的核心,苏联很快成为西方及其追随者侵略行为的受害者。

  第四,人民必须选择一位睿智而坚定的领导人。

  苏联解体,与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这个名字有密切关系。正是戈尔巴乔夫在这一复杂时期领导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后不久,戈尔巴乔夫就走上了“加速”和“公开”道路,随后发起了改革(“重组”)进程。然而,他所推行的改革既没有明确目标,也没有调整战略和明确行动计划。

  上述一切行动都引发了经济危机,破坏了党和国家的思想统一。国内政策不断翻来覆去地变化。戈尔巴乔夫一直在操纵和掩盖。与此同时,他很快就开始向美国做出重大让步。由于其退缩,苏共和整个苏联都走上了歧途。

  虽然这个国家正式名称中有“苏维埃”和“社会主义”两个词,但大众传媒中充斥着反苏、反共宣传。政党、工会和青年组织的作用遭到削弱,国家权力巧妙地转移到所谓“民主派”“改革者”手中。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士气低落。

  从苏联当时发生的一切可以清楚地看出,一位睿智、坚定和威望高的领导人对国家和人民是何等重要。

  第五,共产党不应逃避历史使命。

  作为足以警醒我们的另一个惨痛教训,就是共产党人永远不能放弃意识形态这一武器,不能逃离“信息战”战场。

  戈尔巴乔夫推行“改革”政策时期,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一直到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为这一政策辩护的关键人物,是苏共中央委员会负责意识形态的书记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早在1985年,雅科夫列夫就利用苏共中央宣传部长身份上书戈尔巴乔夫,提出了“民主性、公开化、多党制、总统制等一系列全面的政治改革建议”。由此,他成为戈尔巴乔夫智囊团的核心人物。

  掌握了苏共意识形态机器后,雅科夫列夫开始通过作报告、发表讲话或撰写文章鼓吹所谓“民主化”,到处灌输反共思想。与此同时,雅科夫列夫开始任命自由派人士出任苏联主要报刊的总编辑,以潜移默化的破坏性言论和行动搞乱了苏联人民的思想,让社会迷失了方向,消磨了群众回击反共言论的意愿。

  当时,《苏维埃俄罗斯报》总编辑瓦连京·奇金在久加诺夫的倡议下发表《致人民书》。文章说,共产党不应放弃原则去诋毁包括斯大林时期在内的苏联历史成就。但当时,掌握在戈尔巴乔夫团队手中的舆论工具却铺天盖地攻击《苏维埃俄罗斯报》编辑部“反对民主”和“非议改革”。

  总体而言,苏联当时形成了一种令人无法接受的气氛。一方面,一些人不断向社会发出信号,声称攻击苏联及其历史是“现代的”和“民主的”;另一方面,掌握在苏共手中的电视、广播和印刷媒体也在诋毁苏联政治制度,即便是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官方机构也没有捍卫苏维埃时代。广大党员和群众对此深感失望。很明显,导演这一幕的不仅是雅科夫列夫,还有戈尔巴乔夫本人。

  在采访结束时,诺维科夫强调:“缺乏理论就意味着死亡!”无视这一铁律,是苏联社会主义失败的原因之一。因此,共产主义者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是共产党得以健康生存的首要要求。

  (本报莫斯科12月8日电 本报驻莫斯科记者 韩显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