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债务违约也摁不住美国的花钱冲动

  上周,美国参议院接连通过两项大额开支计划,鉴于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经济刺激计划不断,债务上限问题越发突出。而共和党人明确摆出拒绝配合的态度,加之国会休会,留给两党博弈的时间已经不多。据CBO估算,如果国会在此问题上始终无所作为,美国很可能在10月或11月面临政府债务违约风险。

  当地时间8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50比49的票数艰难通过了3.5万亿美元规模的2022财年(2021年10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预算框架草案。据悉,该草案是美国总统拜登庞大财政支出计划的第二部分,初步涵盖了应对气候变化、普及学龄前儿童教育以及经济适用房等领域的投资。

  在此之前,参议院刚以69票对30票通过了一项规模达1.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议案。这项法案可能是美国几十年来在道路、桥梁、机场、水路上的最大一笔投资。

  出于对民主党无节制花钱的愤怒,当地时间8月10日,46名共和党参议员联名签署信件称,绝对不会投票支持上调债务上限。此举可能导致美国财政部最早于下个月违约。而民主党3.5万亿美元的预算案中也没有包括债务上限问题。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日前警告,如果国会不通过新的立法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美国很可能在10月或11月面临政府债务违约风险。

  根据两年前生效的美国跨党派预算法案,允许美国财政部发行新债直至2021年7月31日。美国财长耶伦曾在5月-7月多次敦促美国国会尽快批准提高或暂停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以避免政府债务违约风险。

  当地时间8月9日,耶伦再次敦促国会两党合作,采取行动提高债务上限。耶伦表示,近年来,国会都是通过常规立法程序和广泛跨党派的支持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当前国会也应通过跨党派合作来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这是两党议员共同的责任。

  连续通过两项大额支出计划

  据《纽约邮报》当地时间8月10日报道,美国参议院通过了1.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其中,19名共和党人和全部50名民主党人都投了赞成票。不过,由于国会休会,该法案在众议院进行的最终投票时间将会延迟。

  该法案的批准为白宫和国会两党制定更新美国公路、铁路、公共交通、供水系统、电网和宽带计划的长达数月的艰苦工作画上了句号。多年来,国会未能就一项全面的基础设施计划达成一致,两党的支持者都表示该计划将提振经济并创造就业机会。

  而据CBO的预估,这项基础设施法案将使联邦赤字在未来10年增加2560亿美元。不过,白宫并不认可这一说法,并坚称这一统计没有恰当地考虑到成本节约。

  在这一背景下,民主党人又推出了一项更庞大的支出法案。当地时间8月9日,美国会民主党议员公布了规模达3.5万亿美元的2022财年预算框架草案,拟加大对教育、医保、气候变化等方面的投资,拟为中产阶层减负。

  这引发了共和党人的强烈反对,认为该预算草案可能会加剧通货膨胀。当地时间8月11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5%,同比上涨5.4%。尽管这一升幅低于前几个月,但仍加剧了这些担忧。

  美国参议院预算委员会共和党领袖、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表示,该支出计划将加剧通货膨胀,导致美国工薪阶层税收和能源成本上升,以及向更多非法移民开放边境。“这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想法”。

  在当地时间8月11日的投票中,参议院49个共和党参议员全部投了反对票,草案仅以一票微弱优势通过,距离立法所需的60票相去甚远。

  为此,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桑德斯表示,由于民主党控制参议院,他们将利用所谓的预算调节程序通过这项预算立法,而不必争取共和党参议员支持。

  参议院多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表示,这项立法的核心是在21世纪重振美国中产阶层,为数千万美国家庭提供帮助,能负担起教育、医保、育儿和住房等开支。参议院各下属委员会将按照预算框架起草相关立法文本,并于9月15日提交参议院审议。

  不过对于钱从何来,民主党尚未公布具体筹款途径。据悉,该党正在考虑提高企业和高收入家庭的税收以资助该计划,一些党内成员则对拟议的增税规模犹豫不决。

  此外,预算开支涉及的具体细节仍有待两党进一步谈判。当地时间8月12日,参议院迎来夏季休会直至9月15日,而已经处于休会状态的众议院则要到9月20日才会返回国会。

  关于债务上限的角力

  拜登自上任后一直在推动基础建设计划等可帮助美国经济复苏的法案,加大了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也令上调债务上限迫在眉睫。

  根据两年前生效的美国跨党派预算法案,债务上限规则的立法已于7月31日失效。 在触及28.6万亿美元的上限后,美国财政部无法继续发债支付一系列政府支出,如联邦政府职员工资、社会福利支出等。

  由于不能发债,美国财政部不得不拍卖资产。当地时间8月4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将拍卖价值大约1260亿美元的中长期债券,以维持政府开支,不过这也只是杯水车薪。财政部计划在8月19日结算后停止每周的6周期现金管理票据发行,从而给政府留出更多的回旋余地。

  耶伦强调,10月1日是美国政府现金流的关键日期,因在2022财年第一天将需要支付约1500亿美元的费用,其中包括对军人养老金项目的一些投资。

  另据CBO警告,如果国会不通过新的立法提高债务上限或者暂停其生效,美国很可能在今年10月或11月面临政府债务违约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参议院强行通过的3.5万亿美元预算草案中并未囊括提高债务上限相关事项,这就意味着,民主党必须争取共和党议员支持才能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很显然,共和党人并不打算在此问题上乖乖与民主党合作。当地时间8月10日,参议院46名共和党议员联名签署信件称,绝对不会投票支持上调债务上限。他们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对民主党政府利用预算调节程序无节制花钱的愤怒,“无耻的民主党议员们的一系列支出法案将使得美国债务水平到2031年达到45万亿美元”,并明确表示,接下来民主党只能通过该程序单方面提高债务上限,如果美国主权债务出现违约只能是民主党的问题。

  有分析指出,一旦真的债务违约,美国经济可能会遭受相当大的伤害。更糟糕的是,在美国此前出台了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的背景下,美国财政部需要持续为此买单,这也为财政部抽出部分资金来还债造成了困难。

  不过,在瑞士百达财富管理资深美国经济学家柯冬铭(Thomas Costerg)看来,美国不太可能出现债务违约。他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像大多数国家,美国政府这次的安排非常特别。美国国会有两个独立的决定,一个关于政府预算,另一个关于为预算提供资金的债务。今年,国会又一次未在7月31日最后期限前提高债务上限,不过还需要数周时间,真正的问题才会显现,尤其是在美国借款以及偿还债务利息的能力上。

  “问题在于,大多数美国法案通过需要在参议院获得60%的选票,但目前,民主党的控制权只有51%。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间存在严重分歧,而这种政治两极分化对预算和债务决定产生了影响。这种结构性政治紧张是2011年8月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美国债务评级从最高的AAA级下调至AA+级的原因之一。”柯冬铭说,尽管如此,美国金融市场现在已经习惯了两党围绕提高债务上限的博弈:一切如常。

  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计,美国财政部在10月之前可以通过“特别措施”和TGA账户余额获取资金约8290亿美元。因此,短期政府面临违约的风险不大,但这也意味着短期美国国会要达成暂停/提高债务上限的协议可能性较低,两党博弈很可能持续至下一个财年开始的10月。

  所谓TGA账户是指美国财政部在纽约联储开设的一般账户(Treasury General Account),用于处理日常收支事宜,账户存款余额即为财政部现金余额。一旦债务上限未获提高或暂停生效期限未获延长,财政部将动用TGA存款余额应付各项财政支出,从而为政府应对债务上限问题提供缓冲时间,直至财政部余额耗尽,达到“X date”(预计违约日)。

  “在繁荣发展、不断创新的科技行业的支持下,美国仍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体,潜在的纳税基础依旧非常强大。归根结底,债务的关键并不在其本身,而是在于日后偿还债务会不会影响美国经济增长。此外,我们注意到,得益于疫情后快速强劲的复苏,美国今年的税收收入高于预期。另外一个关键的结构性正面因素是美联储与政府的密切合作。外国投资者仍对美国金融资产充满信心,美元也依旧是重要的全球储备货币。在非常极端的情况下,当国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拖拖拉拉时,有可能优先考虑还款。美国可能决定优先偿还利息,而不是支付养老金。不过再次重申,我认为不太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柯冬铭说。

  来源:国际金融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美国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美国服务器网联系。

[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