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服务器

【转】狼吞虎咽“吃下”中国商品,美国深陷对华依赖

问题描述及网友解答:狼吞虎咽“吃下”中国商品,美国深陷对华依赖

中国9月份出口较上年同期增长28%,高于此前普遍的预测。更重要的是,自2018年1月特朗普总统对中国输美产品大规模加征关税以来,中国对美出口增长了31%。按经季节性调整的年增长率计算,美国正在购买的6350亿美元中国商品相当于美国制造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7%!

经济学家将这种进口依赖比作第三世界国家对其前殖民宗主国的依赖。在过去12个月,美国对华出口仅相当于中国对美出口的30%。

在同一时期,中国对韩国的出口增长了50%,对台湾地区的出口增长了60%,对德国的出口增长了61%,但中国从这三个地区的进口几乎并无变化。

在疫情造成大破坏后,外国对中国商品的高需求使中国的产能变得紧张,导致中国出现电力短缺问题,这迫使包括计算机芯片产业在内的关键行业减少了产能。

中国摆脱新冠肺炎疫情的速度比任何其他大型工业国都快,其生产能力受到的破坏也更小。这就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对美出口出现了增长,尽管有大约半数的中国输美商品都被征收了20%的关税。

美国供应链的糟糕状况是另外一半的故事。例如,向美国制造商发出的设备生产订单停滞在1992年的水平,仅为1999年峰值的一半。

2018年特朗普政府施行的公司减税措施导致公司投资欲望降低,减少了资本设备折旧费(译注:资本设备是指企业用于提高生产率或者进行生产现代化改造的设备)以便可以支付较低的基本公司税率。减税政策引发的反应是,2019年美国企业回购自己股票的钱超过了资本支出,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首次出现这种情况。

另一个问题是活跃劳动力减少。美国劳动参与率(就业或正在找工作的劳动适龄人口占比)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急剧下降,至今尚未恢复。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政府施行的关税措施(拜登政府继续执行该措施)未能减少美国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美国别无选择只能进口更多的中国商品,而消费者则要花更多的钱才能买到这些商品,从而引发了通货膨胀。

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支付了5.8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救济金,约相当于美国GDP的四分之一,而且他们还增发了失业救济金,事实上为大部分劳动力留在家中支付了费用。这产生了双重结果,即对商品(特别是从中国进口的消费类电子产品)的需求增加,而供应却在减少。

劳动力短缺恶化了一些关键领域的瓶颈现象,尤其是交通。据美国卡车协会估计,美国现缺少6万名卡车司机。

关于数据的说明:

本分析中使用的数据由中国海关总署发布。使用Eviews计量经济学软件,使用人口普查X-13算法对其进行季节性调整。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数据高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数据,这主要是因为美国进口商为了规避关税,购买了首先出口到第三国的中国产品。

为了避开美国对华加征的关税,中国出口产品转道第三国后入境美国,这种做法使得中国的数据比美国的数据更可靠。2021年6月,美联储经济学家亨特•克拉克(Hunter Clark)和安娜•王(Anna Wong)在美联储委员会网站发表了一项研究报告,他们在报告中解释道:

美国贸易数据显示,自2018年美中贸易冲突升级以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似乎出现了大幅收窄。相比之下,中国的数据则讲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正如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数字所显示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在2020年底几乎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从历史上看,中美贸易数据出现差异并不奇怪,而且相差的数字也一直很稳定。但在贸易冲突爆发后,与中国报告的输美商品总值下降速度相比,美国报告的下降速度更快。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有两个:(1)美国进口商为了规避美国关税而少报中国进口商品货值;(2)中国出口商由于中国政府改变了税收优惠政策而多报出口。

在本说明中,我们发现第一个原因可以解释大部分差异变化,由于美国进口商少报了中国进口商品的货值,美国关税收入估计每年要损失100亿美元。

(本文美国经济学家大卫·保罗·戈德曼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亚洲时报》)[美国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